“刺客信条之父”竟然是个中国人?

“刺客信条之父”竟然是个中国人?

   虽然媒体对于《刺客信条编年史:中国》的评价并不高,但不可否认是,这款2.5D卷轴式小游戏还是获得了不少玩家的关注,原因无他,就因为其和“中国”挂钩了,这让许多国人玩家的自豪感油然而生,买账也是理所当然。不过,这仅是特例,因为在历代AC作品中,中国元素少的可怜。不过在日前,《刺客信条》却突然和中国挂钩,并且渊源颇深!

   5月5日晚上,西山居游戏副总裁郑可先生的新浪微博上放出这么一条消息:“5月12日,西山居金牌制作人,刺客信条之父作品,欢迎体验。”并配图如下

   这其实就是西山居为自己旗下某款手游宣传造势,这张海报本来看起来挺普通的,不过加上“刺客信条之父诚意力作”就显得霸气非凡,但细一看,哎哟我去,这刺客信条之父怎么就变成了一个中国人了?

   “刺客信条之父”是个中国人?

   《刺客信条》是育碧旗下的名作,无论是从总公司还是工作室的角度看,能被称为它爹的人也都应该是个洋人才对。

   但西山居偌大一个游戏公司,总不至于在这种事上信口开河吧?

   带着疑惑,我们用“刺客信条之父”的关键字去做了一番搜索,然而搜出的新闻绝大多数都是针对郑可先生这条微博所发的软文通稿,稿件中明文写着“该产品由原Gameloft全球十大金牌制作人、《刺客信条》之父张博亮亲自操刀”的字样。

   Gameloft是育碧旗下另一家游戏软件公司,和《刺客信条》的制作组育碧蒙特利尔工作室风马牛不相及,但在Gameloft的作品名单中,确实也有一款《刺客信条》,发行于2007年,并曾于2008年初被腾讯代理过。不过这款《刺客信条》并非主机游戏,而是一款手机游戏。我们记得,那时第一部安卓智能机还没有发布,第一代iPhone也刚刚上市半年,那么手机游戏《刺客信条》自然不会是现在我们所说的手游,应该是当时还流行的黑莓手机上的JAVA游戏,它的画面是这样的:

   客观地来看,已经是那个时代的优质作品了。

   那么也就是说,“刺客信条之父”指的是Gameloft推出的手机游戏《刺客信条》之父,这个头衔有点长,把前面的定语去掉似乎也不能说在撒谎,就是有点夸张——当然,这是建立在张博亮先生确实是这款《刺客信条》的创始人的基础上的。

   按照我们习惯的用法,“之父”一般是指前无古人的开创者或者在前人基础上做出了重大改革的推进者,Gameloft的《刺客信条》显然应该是从育碧蒙特利尔的《刺客信条》那里承接过来的,要说真正的“刺客信条之父”,应该是初代制作人婕德·雷蒙德(她是个妹子),或者是这一系列的创作人帕特里克·德斯莱茨。

   作为Gameloft《刺客信条》的策划或者制作人,张博亮先生无论如何也算不上是“刺客信条之父”,不然西山居的郭炜炜也可以被称为“剑侠情缘之父”了。

历代主角已哭瞎(我爹都变成中国人了,能不哭吗?)

   无奈的选择,被骂也要博眼球

   就在郑可先生的微博发出后不久,新浪的楚云帆就出言暗讽“今天看到的笑话,刺客信条之父其实是中国人”。对于热爱《刺客信条》的玩家来说,这种严重夸大甚至属于造假的宣传实在很给这款还没开测的手游减分,但西山居宁可冒着被玩家讥笑的风险也要如此宣传,大概还是一种饮鸩止渴的心态在起作用。

   信息如潮,猛料此起彼伏,如果不抓住一切可用的噱头,宣传时机就转瞬而逝——丑名恶名毕竟也是名声,管不了那么多了。在这种情况下,厂商拼命刺激玩家的眼球,而玩家的“兴奋点”也就随着刺激而逐渐麻木,下一次就需要更深刻的刺激才能被吸引。

留下评论